要聞快報

如何感知“黑白冷暖”?恒逸集團總裁接受《第一財經》采訪談了這些精辟觀點

發布時間:2019-05-22

近期,中國最具影響力、品種最完整的財經媒體——《第一財經》的記者采訪恒逸集團總裁倪德鋒,與其暢聊中國經濟背后的冷暖。

今日,《人民日報》刊文論中國經濟“韌性好、潛力足、活力旺、穩穩的”!作為中國經濟體溫計、與國民生活息息相關的化纖企業,它的領航者對中國經濟也充滿堅定信心。

 

這家工廠的正上方是一條忙碌的航道。稍許抬頭,就能清晰地看到飛機尾部的圖標。降落過程中的飛機,發出的聲響很大,反而讓人覺得這個生產線已全負荷運作的廠區很安靜。廠區的墻外,有條河。這一天是工作日,來釣魚的人很少,但他們說,河里的魚很多,比以前更多。

工廠是生產化纖的,屬于國內最大的民營化工企業之一的浙江恒逸集團有限公司。“人們一提到我們這個行業,就覺得是‘高能耗、高污染、低技術’,其實就我們企業來說,早就實現智能化、高科技、低排放了。”恒逸集團總裁倪德鋒對第一財經記者說,以與中石化合資的己內酰胺燃煤優化一期項目為例,提高熱效率的比例2.6%;在導熱油爐項目中,通過離線數據的采集分析,已實現煤耗降低1.5%以上。

 

圖:“恒逸工業大腦·飛兔行動”(己內酰胺燃煤優化一期項目)亮相云棲大會

但相比較需要扭轉公眾對化工行業的傳統印象來說,更急需扭轉的是對于“中國經濟趨冷”的觀點。隨著全球化纖生產進一步向國內轉移,我國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的化纖生產國,產量占據了全球總量的70%左右。倪德鋒說,他們的企業現在具備每年1350萬噸PTA的生產能力,同時還年產約八百萬噸的其他化纖產品, “化纖的供需體現在衣食住行的各個方面,所以在我們行業人士看來,它最能反映老百姓的需求,更像是經濟的一支體溫計。”

經濟暖,化纖暖;經濟冷,化纖冷。

 

15年來頭一回

我們現在看到的化纖是白色,但它的最終原材料卻是來自黑色的石油。

PTA的分子式是“C6H4(COOH)2”,中文名為“精對苯二甲酸”,為石油的中間產品,在常溫下是白色晶體或粉末狀,低毒、易燃。PTA的下游延伸產品主要是聚酯纖維,也就是俗稱的“滌綸”,在化纖中屬于合成纖維,這也是化纖行業中規模最大、規格最多的子行業。

不過,這根“體溫計”在今年的走勢,讓這位行業資深人士在過去的15年里,頭一回感到有點“暈乎”。倪德鋒說,化纖企業具有非常強的季節性特點。從以往經驗來看,一般來說,在春節前后,下游的紡織企業往往在春節開始前半個月,就停產放假了,一直要到元宵后才陸續恢復正常生產。“因此,每年的一季度,我們這個行業都是淡季。以前,上游化纖企業在年底往往是騰庫存,產品賣不動,價格也會跌。但今年的情況是,庫存都賣光了,且價格不斷上漲。”今年一季度里出現的反轉行情,讓包括倪德鋒在內的很多人始料未及。

2018年四季度到2019年一季度,國內PTA價格從每噸5500元,漲到了每噸6500元,每噸價格上漲了近千元。這也直接讓恒逸這樣的行業龍頭受益:該集團在去年實現工業總產值1479.70億元、同比增長38.09%,銷售收入1473.93億元、同比增長40.77%,利潤總額24.43億元、同比增長19.77%,納稅總額17.90億元、同比增長100.46%。

有研究報告分析稱,供應端方面,預計2019年PTA產能維持在5700萬噸左右,沒有新增產能投產,未來三年的產能仍將持續釋放。

對于這一“反常現象”,倪德鋒說:“很明顯的一個感覺是,‘大家手里有錢了’。”這里說的“錢”,是來自銀行的“水”。目前國內紡織企業群體以中小微企業為主。這些下游企業的企業主在去年年底的現金頭寸不像往年那么緊張,大量“買貨”的意愿強烈。央行數據顯示,自去年下半年以來,隨著一系列支持政策的落實,中小微企業融資難題已有明顯改善。

倪德鋒說,若繼續深究其中的原因,第一是有消費的動力,下游企業不怕賣不出去;第二是對油價將會走高的判斷一致,“(他們)會因擔心漲價,而開始進貨,哪怕讓貨品在放假期間‘躺’在工廠里也是可以的,“而最根本的原因,我認為是,整個政策面發生了變化。”

一季度經濟數據顯示,生產上,一季度工業生產有所回暖,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累計同比增長6.5%,較去年4季度當季同比增速有所提升;需求上,3月全國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累計同比增速6.3%,較前值提高0.2個百分點。

“總的來講,逆周期政策顯效,經濟開局平穩。”倪德鋒認為,民企支持政策不斷落地,在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上,政策強調加大對民營企業的金融支持,“減稅降費減輕了企業,尤其是實業民企的負擔,恒逸也是深獲益處的企業之一,對我們影響明顯,利潤增厚直接。”

在采訪中,倪德鋒也談到了自己的一些觀點:以恒逸自身為例,單從實際生產過程觀察來看,該企業的生產經營提升的確是受到了一季度春節錯位和減稅政策的擾動。具體來說,首先,春節錯位使得2019年春節對該企業生產的影響大部分落在2月份,而3月季調環比較1-2月均值回升,參照春節相近的2016年(2016年為2月8日,2019年為2月5日),春節錯位因素對生產提升貢獻不少;其次,增值稅減稅自4月開始正式實行,因此大幅提振了企業在3月份的采購和生產行為,參照2018年增值稅減稅在5月1日正式實行,導致其4月份企業的工業生產季調環比增長,為全年最高點,而本輪減稅標準檔下調3個點較去年的1個點顯著增加,對企業的采購和生產行為的影響更大。

 

化工行業是本“全球大帳”

文萊,是個以原油和天然氣為主要經濟支柱的國家,約占全國GDP的56%、財政收入的90%和外貿出口的95%以上。在東南亞,石油儲量和產量僅次于印度尼西亞。它位于亞洲東南部,海岸線長約162公里,有33個島嶼組成,恒逸文萊PMB石化項目就在其中的一個島嶼——大摩拉島上,一期項目總投資34.5億美元,目前為止是文萊最大的實業投資,也是中國民營企業海外最大的投資建設項目。

 

圖:恒逸文萊PMB石化項目

恒逸文萊PMB石化項目由恒逸石化和文萊政府共同合作,其中恒逸石化占70%,文萊政府占30%。一期原油加工能力為每年800萬噸,項目生產所需的原油將部分來自文萊自產石油,部分從周邊產油國進口。一期項目投產后,其主要產品對二甲苯、苯將供應中國市場,汽柴煤等產品則將優先滿足文萊市場需求,投產第一年就有望使文萊國內生產總值增加13.3億美元。此外,目前正在推動PMB項目二期工程可行性研究。

恒逸項目能創造1600個直接就業崗位,并計劃雇用50%的本地員工,并逐年提升比例。而項目投入運營后,還將為當地帶來大量間接就業機會和商業機會,為企業提供商品和配套服務支撐。

“這個項目,我們已經做了8年,非常不容易。首先要說的是,我們為什么要做這個海外煉化一體化項目。”倪德鋒在采訪中,首次透露了這個“一帶一路”上最大的民營企業建設投資項目的諸多細節:當時,國內PTA、聚酯及己內酰胺產業的快速發展,原料瓶頸越來越突出,PX、MEG等進口依存度非常高,不利于國內紡織化纖產業的發展。為此,恒逸開始尋找向上游發展的道路。由于國內產業政策限制及能源緊張,煉油化工項目長期以來被國企和外資壟斷,“在‘十二五’規劃中,也強調了大力調整經濟結構,并鼓勵民營企業進入煉油領域。在國家煉油、乙烯工業中長期發展專項規劃中,也明確提出,‘開發利用國外石油資源,力求石油資源穩定供應’,堅持煉油化工一體化發展道路等,這其實是很好地幫助了我們解決發展瓶頸提供了思路。”

而對于為什么選擇文萊來建設這一煉化一體化項目,倪德鋒解釋稱,因為文萊石油和天然氣資源豐富,在全球能源市場擁有重要地位,位于連接南海和印度洋及太平洋的海峽附近,海上運輸便利,“與此同時,文萊國家鼓勵外國投資者合作發展石油、天然氣的下游產業及能源工業,外商投資政策優惠,符合公司戰略需求。受益于中文兩國政策支持以及銀團貸款順利落地,我們的‘一帶一路’公司債券也獲得成功發行。”

恒逸集團“一帶一路”企業債由國開證券承銷,共發行15億元,7年期7.5%左右;恒逸石化“一帶一路”公司債,由中信證券、國信證券聯合承銷,共發行5億元,3年期6.47%,利率優于市場平均水平。

毫無疑問,化纖化工行業在之前的“去產能、調結構”過程中受沖擊很大。與此同時,隨著環保政策趨嚴,石化企業向規模化、一體化、園區化方向發展,“低、小、散”企業面臨關停風險,落后產能出清,行業集中度提升,未來行業更加易出難進。

“我們的PTA生產基地位于沿海寧波、大連及海南,配套港口碼頭,原料運輸成本低,全國超過95%的聚酯產能位于江浙及閩粵地區,3家PTA工廠的輻射半徑可有效覆蓋主要下游市場。其次是PET生產基地主要分布于浙江、江蘇、福建3省,為全國主要紡織服裝集群區,集群區輻射率達70%,這些項目建設臨近下游,可輻射92%下游紡織服裝市場。同時,它們位于當地工業區內,可獲得相應優惠政策資源。”倪德鋒稱,恒逸通過并購等手段提前獲得土地、能源、排污等指標,提前布局新一輪擴張,“在下游聚酯生產過程的核心設備‘卷繞頭’的主要生產廠家為德國巴馬格和日本TMT,其2020年及之前的出貨訂單已被包括我們、桐昆在內的一批龍頭企業占據,同行其它企業若擴張聚酯產能的話,采購國產設備,其產品競爭力可能會大幅降低。”

 

圖:智能制造工廠

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下,產業集中度進一步加大,大型石化企業加速崛起。倪德鋒認為,產能低于行業平均的小規模制造企業,裝置、設備、技術落后,將被逐步淘汰市場。而龍頭企業正有序擴張,落后產能逐步出清,未來的競爭格局將更加有序,市場局面更加可控,“以聚酯行業為例,預計到2020年聚酯行業CR5將達到60%,像我們這樣產業鏈一體化大企可最大限度降低生產成本,豐富企業的銷售模式,獲得更多利潤。”他稱。

但另一方面,事實上,這些化工化纖行業的龍頭企業,只要上馬一個新項目,就要涉及動用上十億的資金,和銀行等金融機構打交道是無論如何都繞不開的一個環節。倪德鋒對記者表示,在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上,作為恒逸來說,已感受到了政策對民營企業的金融支持,“金融機構的行動,也在向市場傳達積極信號,希望改善市場流動性。但事實上,在經濟下行壓力下,銀行等金融機構的風險偏好較低,要求金融機構‘敢貸、愿貸、能貸’、‘減輕對抵押擔保的過度依賴’、‘從實際出發幫助遭遇風險事件的企業擺脫困境’等政策對民營企業融資雖有幫助,但其效果仍有待觀察。我希望對民企的支持不要一刀切、不要因噎廢食。”

 

圖:2018年9月29日,恒逸集團和中信銀行杭州分行在“浙江省重點項目銀企對接會”上簽訂高達100億元意向授信金額的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行業的基本面已經發生了變化。“這個行業未來的特點是集中度越來越高,資源要素門檻越來越高,中小微企業只能在存量博弈了。”倪德鋒坦言,“其實恒逸這么多年能夠在周期中生存并做大做強,就是專注主業,只要做好自己,哪怕資金收緊、油價暴跌、市場不景氣等,即使出現階段性的困難,也是扛得過去的。”

現階段,化工化纖行業需求保持著7-8%的增長,以國內的化纖每年5000萬噸產能計算,意味著每年有350萬噸到400萬噸需求凈增長。那么,這些凈增長究竟來自哪里?“計劃生育政策放開之后,國內每年新增1000萬左右人口,帶來消費剛需;而收入水平的上升、消費模式的改變也是原因之一。”倪德鋒稱,在這個過程中,電商的力量開始體現,還可以通過預售大大降低庫存風險,化纖下游成本顯著降低,價格也傳導到消費者手中,“‘社會消費品零售額’指標主要根據線下交易,實則大多零售產生自電商,但是對于電商統計并不完全,且由于節省成本帶來的價格下降所導致的指標變化,所以,并不能代表消費的降級。在我看來,消費并沒有降級,只是社會消費品零售額的統計口徑發生了變化。”

 

在采訪的同一天,大摩拉島錨地迎來了首船滿載8萬噸文萊詩里亞原油的“MV NORDSYMPHONY”號油輪。兩天后的晚間,30萬噸級單點系泊開始卸油,黑色的原油流過8.7公里海底管線和近2公里岸上管廊進罐。

作者:《第一財經》陳天翔、張苑柯

二維碼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免费
极速赛车可以作弊吗 手机单机麻将免费下载 足球手游 创富精英网站3肖6码 现金版两人斗地主 九州BET9线上娱乐登录网址 360老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预测 11运夺金计划 秒速时时是正规的吗